舊文新發:In Strada


|
二樓前面非吸煙區

已經忘記是怎麼遇上 STRADA,但是從沒忘記過在 STRADA 的時光。


充滿書卷氣的咖啡店已不清是第幾次來到 STRADA,跟寶貝想約會的時候,我們會來的地方之一是 STRADA;有時候寶貝在忙走不開,想到我會自己跑來 STRADA;有朋友從外地來訪,時間允許的話我也會專程帶他們來 STRADA。來 STRADA 的時候或許除了店員之外空無一人,或者零星幾個客人分散坐在四處各自看書聊天,或是沙發木椅都是座無虛席。有些時候心裡頭特別有點什麼感覺,會在店內的留言簿隨手留下點什麼,有些時候恰好手邊有書在讀,也會來這裡安靜的讀上幾個小時。但也有幾個下午是什麼也沒有想的流過,有帶相機來的話就會拍一下 STRADA 店裡的角落,或者什麼也沒有拍的經悄悄回家去。但,感覺都是一樣的舒服。

前些日子陪老爸提前回義竹鄉下去埽幕,為得是避開清明節擁擠的人潮。小時候經常是讓老爸自己去,或是老爸會帶老媽一起去,也有的時候會讓老爸帶著一起去。前幾年開始,老爸的玩心未退,就會約我一起從高雄騎摩托車回去,那時候我也是精力旺盛,這要追朔到在台中唸書的學生時代,每回寒暑假我都會期著我的「小帽的車」,從台中回到高雄,然後在開學前再騎回來。不休息的話只要四個半到五個小時,沿路欣賞著城鄉之間、鄉鎮之間的繁華嫻靜,一趟下來感覺不會太久。

比起這個,回到鄉下只要兩個小時,更近一些。不過隨著年紀漸長,人跟車都是,漸漸的已經懶得這樣長時間的吹風曬太陽了。以後的小朋友可能也不太有機會做掃墓這樣的事情了,掃墓有個台語的專業名詞,叫做「背墓」。

因為很久以前,都市還未大量成形之前,人口也還沒有現在那麼密集那麼多,鄉鎮外圍的郊區,通常是被拿來作為埋葬先人的地方。而且也沒有國外那看起來像公園一樣的排列整齊的墓園規劃,多半是先葬先贏,但是越到後來空地越少,好的風水被搶走了,後來的為了要搶風水,還是硬要擠進來,就給亂葬了,因此祖先的墓地就越來越難找了。所以清明「背墓」這件事情的存在,這習俗為的便是教子孫要盡孝道,也是教子孫不能忘本,平常不能回來整理墓地,清明節也要抽空回來整理整理,順便記得自家的長輩是葬在哪裡。現在政府也已經禁止這樣的土葬,不像現在都有靈骨塔,不必擔心阿祖過了幾年會不會被隔壁村的撿(骨)走。


**************************************
寫給朋友的:十年

「有多少朋友可以十年
有多少事情可以新鮮十年
把我喜歡的事物、地方、食物
分享給認識了十年(以上)的朋友
要延伸下一個十年
等待他的小 baby 出生
等待我跟寶貝結婚
等待下一個十年
幸福、繼續」......寫給一個認識十年的朋友。

**************************************

由於鮮少回鄉下去跟亂葬的緣故,通常墓地會被雜草給掩蓋,還有老鼠會挖洞,整理祭拜忙了一個早上,回來時我跟老爸都有點累了,上高速公路前聽了一下警廣,路況相當順暢,於是就改聽 自然捲 大捲包小捲 ,當 魚罐頭 前奏的電吉他跟 keyboard 聲響起,我突然想到這樣的音樂是不是適合快要七十歲的老爸?不過奇哥充滿趣味的編曲跟娃娃的清新的嗓音,似乎有種讓人安定下來的魔力,帶點 ECHO 的錄音方式,讓娃娃的乾淨聲音感覺充滿了更大的空間,有種餘音繞樑的享受。老爸的表情沒有聽流行歌的壓力,反而是相當享受這樣的輕快節奏。

一樣輕鬆的節奏,將愉快的氣氛帶進第二首歌 像我這樣的女孩 。整首個節奏比第一首慢上一些,娃娃的聲音有一點貼近 mic 的樣子,感覺聲音是很接近耳朵的,柔柔的送進耳朵讓老爸幾乎就要進入夢鄉了,還好我已經聽過不下數十次的,不然要是連我也睡著,那可就糟糕了。因為我正在開車。

接著的,緊急的將氣氛再度炒熱,讓舒服的車廂輕度的振奮起來,老爸原本要闔上的眼皮又被快 temple 的咬字帶起來,不僅字字清楚清楚而且還十分輪轉,聽這樣的歌真是一種幸福的享受。不像有些人聽 周杰倫 的快歌,會有種鴨子聽雷的呆滯反應,因為不僅僅是快,而且周董的發音咬字相當有個性,不看歌詞要聽懂的人,應該只有 方文山 吧!

步道咖啡館那一天回到高雄,想想好久沒來 STRADA 了,於是我來了。回味著剛剛在車上聽的 自然捲 ,來這裡回憶再適合不過了。

由口琴聲切入 修鞋的阿伯 ,也算是慢版中帶點輕快的速度感,但節奏感並不會太過於強烈,而且我蠻喜歡這一首歌的歌詞,用一種很簡單的問答方式,說著擁有多雙鞋子的女孩跟依靠修理鞋子維生的阿伯之間,對於鞋子有著截然不同的觀點,也簡單的寓言著應該要惜福的道理。不過有一句歌詞到現在都還不太能體會,女孩問阿伯說:補一雙鞋沒有多少錢,你為什麼那麼拼?,阿伯答道:客人穿不舒服,他的良心會不安的時候,女孩想起老闆的笑臉。是不是說老闆也是個富有責任感的人啊?


唯一的沙發座 Ich Liebe Dich 德文 的我愛你,歌曲聽起來也有種淡淡的戀愛感覺,聲音收得很深,像是在腦袋裏深深的地方呢喃著。這一首歌的詞曲是娃娃做的,整首的錄音也在背景故意弄成有一點跳跳的間斷,像是害羞的在說愛一般似的,慢慢柔柔的輕輕的說著,唱到 Ich Liebe Dich 的時候,變成十幾個層次的迴音重疊著,像是一直不斷的在說著 Ich Liebe Dich,也像是女孩害些的神情似的躲藏,最後的鋼琴單音升上來最上一層,更增添幾許浪漫氣氛。

答應要 出來之前,老爸似乎是已經睡著了,因為 Ich Liebe Dich 實在太舒服了, 答應要 則是加速老爸進入深層的睡眠。主要的配樂由吉他擔綱,沒有複雜合弦的伴奏在 vocal 後面,不過這一首歌的位置似乎在整張唱片當中,有如一篇文章的起承轉合當中的轉的地位,因為在 Ich Liebe Dich 之後卻變成...答應自己一個人看電影...答應自己一個人吃晚餐...答應要一個人生活,對比得相當強烈,我在猜,假如不是這樣編排,下一首由奇哥主唱的 計程車 ,落差大概會更大吧!(笑)

但其實,聽奇哥的聲音,很難跟奇哥的長相兜在一塊,因為奇哥的聲音是相當斯文有理的。奇哥散發出來特質,總有一種要將音樂輕鬆的融入生活當中的想法,不論是歌詞或者是創作,或者是跟糯米團主唱馬念先所發起的 Project Early,三十而立 。的 計程車 也是這樣的一首歌曲,將計程車的觀點擬人化的透過帶點詼諧的曲調發聲,輕鬆了對計程車蠻橫的印象,也點出了計程車生意難做的甘苦。「喔哦,一切都只是為了—生活,啦啦啦啦啦......」

暖陽陽的座位「啦啦啦啦啦」的銜接上了 小蘋果 ,就文體的分類來說,這就叫做「 頂針 」的一種句法,像是唐代白居易〈琵琶 行〉:「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和唐步非煙〈答趙象〉:「相思只 恨難相見,相見還愁卻別君。」後面的開端,與前面的結尾,重複同樣的字詞或語句,前後緊接,對整體有加強語氣的效果。不過 小蘋果 計程車 不太一樣的是,小蘋果有一點童話世界的可愛,整首歌就像是一首小品一般,主要由鋼琴協奏,每個音都很分明的像是小朋友練琴一樣青澀,但卻是十分協調,不論讀起來或是聽起來,都是一派輕鬆。

牧羊人 ,有趣的將失眠的人比喻成牧羊人,不知道起源於哪裡的催眠治療方式「數羊」(Counting sheep),正式的「數羊入睡法」起源於19世紀中期或者更早,說外國人數羊是因為羊的發音跟 sleep 接近,能起到自我暗示的作用。事實上在中國早就有類似的方法,只是數的東西不同而已。遺憾的是,這種說法似乎並沒有什麼深意,只是一种放松疲憊精神、忘卻白日煩惱的方式。難怪後來要變成「宰了十隻羊 宰了二十隻羊 宰了三十隻羊......」。

最後一首 搬家 有一種道別的味道,但是這種道別卻不是那種要宣告結束的道別,而是要用另一種方式延續下去,而必須做的一種道別。雖然不是很成眾的情感,可是聽起來卻嗅得到那負在肩上的擔子,是不怎麼輕鬆的。但,c'est la vie,這就是生活,不都是這樣嗎?

在 STRADA 完成這篇文章的前大半,回憶著老爸在車上的可愛模樣,跟平常一貫大男人主義的表現實在很不同,可能是年紀大了,心靈也跟著反璞歸真。STRADA 也是一個反芻回憶的好地方,大家都有默契的降低音量交談,即便你聽見了別人的聲音,整個空間的 feedback 也不會讓你有被打擾的衝突感。這裡的氣氛,也能讓閱讀變成一件很自在的事情(也難怪招牌上會寫著:一間閱讀的咖啡館)。對於喧囂感到無奈嗎?來 STRADA 吧!



**************************************

延伸閱讀:
STRADA
STRADA 之前辦過 LOMO 展
STRADA 經常有舉辦關於藝術的活動
STRADA 美食介紹
STRADA 新聞台
STRADA 的另一家店:小綠(Little Green)
peace piece (和平片段),STRADA 老闆前一家店
高雄的另一個好地方

自然捲
風和日麗
奇哥
娃娃




2 回應:

joe 提到...

第一張照片“二樓前面非吸煙區”感覺很好,可是在你的Flickr找不到,可不可以分享它的拍攝數據?

小帽 提到...

joe 可以看一下這裡,也是我的 Flickr,只是是舊的,有時候想到會拿來放些有的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