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 水的四部曲之一:海鷗食堂 / かもめ食堂


|
かもめ食堂

海鷗食堂這部 2006 年的舊片,陸陸續續又重複看了好多遍,會看好多遍是因為覺得自己有點沒有看懂導演在影片裡頭想要傳達的訊息,但卻又好像捕捉到了些什麼,想弄得更清楚一點。

先說說看為什麼會想聊這部片?複雜的來說就是…………(數萬字略)。簡單的來說,就是近日生活苦悶,想了解一下什麼是樂活?該怎麼樂活?的那種態度吧。(這部片子發行前後恰好遇上所謂樂活的風潮,所以被歸類成樂活系列電影,就連之後性質類似的電影片名,中文都被灌上樂活之名,真是非戰之罪。)

上面那略過的幾萬字裡面提到,會看很多遍大致是因為本來就腦筋打結了,所以剛開始看這部電影的時候,一直拿自己認為所謂合理的邏輯去檢視著劇情往下走,而不是放下打結的腦筋去順著故事看下去。有些分鏡也許應該是要由導演設定好的角色性格,或是對話中的隱喻堆積出來,在打結的當下自己就會覺得毫無邏輯,完全不懂那些畫面想要傳達的含意,結果是越看越苦惱,離放鬆心情的狀態是越來越遠。



IMGP0738

比如說,幸江(小林聰美)在游泳池當中說:海鷗食堂終於還是客滿了,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一堆人為她鼓掌喝采?比如說,因為轉機行李弄丟,最後行李終於找到的正子(罇 真佐子),打開來竟然是滿滿一箱自己在森林採的蕈菇?而且還會發亮!?老是抱著貓在海邊散步,一句台詞都沒有的老人,幹麼最後把貓交給了正子,而這貓竟也成為了原本打算回日本的正子,繼續留在赫爾辛基的理由。

又像是正子不會芬蘭話,卻能懂得丈夫離家出走的婦人的哭訴?不過那一段的最後也很有意思,鏡頭沒有移動,三位主角一直從遠到近邊走邊說,正子描述完那位太太的遭遇之後,小綠(片桐 はいり)很合理的問了正子懂芬蘭話嗎?她說不懂,沒有人再接話,三人仍是用一樣的速度走出畫面,沒有誰臉上有困惑的表情,讓這一個「正子不懂芬蘭語但是卻可以真的懂那位太太的話」的疑問,變成不是那麼重要,反而是在思考著那位婦人的遭遇才是重點。這種詼諧的表演方式也是荻上直子導演很善長的手法之一。

從劇情看來,整部片的節奏其實還蠻輕快明亮,起承轉合都很明朗,可能一方面導演選用的服裝跟場景色調都相當飽滿討喜,片中正值永晝的北歐,即便是銜接劇情的晚上情節,也沒讓人有入夜以後必須等待光明的空窗感。幾位主角各自故事的支線跟切入時機,都很清晰的交代,也意外的跟主軸海鷗食堂巧妙的接軌,毫無違和感。





第二主角小綠因為有一種非去(遙遠的地方旅行)不可的理由,攤開地圖閉上眼睛一指,指到芬蘭所以就來了。在書店因為記得全部科學小飛俠的歌詞跟幸江相遇,幸江問她如果指到阿拉斯加或大溪地是不是也一樣會去,小綠也堅決的點頭,隱約顯示了一種堅定積極的決心跟性格,猜想這也是導演想要透過這個角色傳達出來的一種正面的態度。

整部影片當中小綠有兩次用「你知道嗎」開頭跟幸江的對話,內容都是關於芬蘭女作家 Tove Jansson 所創作的動畫 Moomin(台灣翻譯叫:嚕嚕米)的八卦,像 Snufkin 和 Little My 是同母異父的兄妹、Hattivatit(動畫裡的一個角色)需要電才能活下去,說完幸江也會給出一種原來如此的回應,小綠就會接著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似懂非懂的事呢」這樣語重心長的老成感嘆,這個角色單純可愛的一面的設定也表露無遺。另外有一幕是小綠騎腳踏車去採買,本來被一個男騎士追過去,接著來到一處小斜坡,那男的速度慢下來,小綠就趁勢更用力的踩,再把領先的席次拿回來,表現出了不服輸的精神。

這種精神也延伸到收留她的幸江的食堂裡,幸江的理念是希望這間食堂是可以接待路過的,有一種「這家店看起來好像不錯,進去吃點什麼好了」的客人,所以不願意刊登廣告(覺得看了廣告才來的客人跟店的氣氛不合),裡頭的招牌菜還主打日式飯糰,所以叫做食堂,而不是餐廳。一種簡單、小小地自我堅持,暗喻了凡事應該要有自己的想法,並且對於自己的信念應該要有所堅持的性格。

後來小綠積極大膽的建議跟嘗試了不同口味(淡水螯蝦、麋鹿肉、鲱魚)的飯糰,企圖改善老是只有哈日族湯米來喝免費咖啡的營業狀態,雖然不是很成功,但是幸江也說了:「什麼事都要嘗試才知道!」然後那天晚上突然想到說可以嘗試做肉桂卷,也因此把老是在門外指指點點的三個歐巴桑吸引了進來,成為食堂的第一組正式點餐的客人。積極的態度果然還是能激發靈感。





小綠在幸江家跟她聊到食堂未來的時候,她也說:「只要每天努力的做下去,總有一天客人會來的,如果不行的話,到時候再說吧!」「把這間店關了!」「不過,一定沒問題的!」這樣的想法雖然不若小綠的那種外放式的積極,但是堅持不放棄自己的想法,跟無所懼的(武道家)精神也是很好的生活榜樣。像正子第二次到店裡面來,問了她們為什麼會來開店?幸江開玩笑的說是想要來認識帥哥,正子就笑了笑回應幸江,覺得幸江很厲害,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幸江回答說:「我只是不去做不想要做的事。」

幸江這個主角的角色,除了將海鷗食堂成功的推銷出去,導演也將一些趣味跟聰慧的性格注入在她的身上,跟小林聰美本身的氣質非常搭。像是在書店跟小綠相遇就帶她回家住,小綠問為什麼會來芬蘭開食堂,她瞎說芬蘭的特產跟日本人早餐最愛配的烤魚,很剛好都是鮭魚!小綠問她為什麼素昧平生,就敢讓她回來一起住的理由,她也玩笑的說:知道科學小飛俠全部歌詞的人一定不是壞人!對於生活中的題目,幸江很巧妙的把仔細跟觀察這些動作漂亮的詮釋出來之外,經常用小小誇張的幽默應對,該認真回應的時候也很謹慎,提示了對生活可以多點良好的 EQ 和幽默感,對自己跟周遭的人就不會累積那麼多的生活壓力,也可以備受信任和依靠。





正子的出現,一開始是說自己的行李在轉機時弄丟了,幸江問她是來觀光的嗎?正子回答說: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我還沒決定。感覺是要傳達一種,有時人對自己的生活目標經常不是那麼清楚,渾渾噩噩的那種狀態。第二次正子又來食堂,幸江跟她聊到:行李應該有貴重的東西吧?正子卻回說:貴重的東西?我有放什麼貴重的東西嗎?正子也說不上來,不知道自己的行李裝了什麼?好像有點重要,卻又不是那麼記得,這像是在比喻原本霸佔著生活的一大堆瑣事,像這個行李一般,好像都很重要,但是靜下來要想,那些重要的事情究竟是什麼的時候,卻好像又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或甚至都想不起來那些究竟是什麼?

但我覺得導演真正的想法是要暗示著,把這些雜思丟了也無妨,生活反而輕鬆,而且竟也沒有什麼影響,甚至可以開始自在的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彈空心吉他、參加三溫暖耐熱比賽),反而還過得更快樂。

在送芬蘭婦人回家那一段,小綠說以為芬蘭人都是很樂觀開朗的,幸江嘆了口氣回應說:「不管到哪個地方,痛苦的人還是痛苦,寂寞的人還是一樣寂寞,不是嗎?」時有種淡淡的哀傷,這大概是全片氣氛最低迷的段落,卻也有種正向的提示,意味著不改變自己的心,即使換了地方,還是不會改變自己現在所遭遇的負面情緒。

後來幸江一行四人泡完三溫暖到食堂時,遇到這家店的前主人,想要偷偷搬回磨豆機的馬堤(Markku Peltola),因為有過一面之緣,而且馬堤還教幸江怎麼煮出更好喝的咖啡,大家沒有把場面弄得難看,僵持住的空氣裡,幸江突如其來的說餓了,想要吃飯糰!食堂的主打菜單飯糰,遂成了化解緊張氣氛的催化劑。這一前一後的飯糰呼應,讓幸江的有所堅持,更是說服了不少觀眾,感覺堅持下去總是會有好的結果。吃飯團之前還沒忘了用極其溫柔的方式教訓了馬堤,幸江說:別忘了帶走你的東西。幸江用手比了比心的位置,跟馬堤教她煮咖啡的時候一樣,像是在說暗示任何時候,以及面對任何事情,都必須要好好的用心對待。





電影劇情當中,當然也有對幸江堅持希望用鮭魚、梅子和鰹魚這三種口味的飯糰,來作為主打菜單的理由稍作說明,她說這是對父親的回憶,小時候每年有兩次可以吃到這些飯糰,就運動會跟遠足的時候,父親說:自己捏的飯糰比別人作的好吃一百倍,所以她希望也可以將這份感動傳達給來食堂的客人。(這時候小綠感動得哭了,真的是很直率的性格)

很前面有提到,正子回到食堂告知幸江跟小綠,她的行李找到了,大概也該回日本了,為影片帶來了一點淡淡地酸澀感,一種短暫離開,又要回到舊生活的淡淡哀愁。幸江就泰然的說:人不會一直保持現狀。小綠則很正面的說:人都會改變,能越變越好就好了。

不過正子的行李箱打開,裡面裝的卻不是原來的行李(起碼還知道不是原來的東西),而是自己在森林採的蕈菇,在海邊打電話跟航空公司確認的時候,說那確實是我的行李(箱),但是又好像不是……一直抱著貓散步的老人,就慢慢過來把貓交給了正子,然後正子就又回到食堂說,因為她要照顧那隻貓,所以不得不留下來了。這種沒來由突然發展出來的劇情,陸續看了幾遍海鷗食堂,跟其他導演荻上直子的作品,慢慢理解到原來這是一種荻上直子式的獨特幽默手法,讓情節有點「誇張」或「故意」合理化的,沒什麼需要在意合不合乎邏輯的,小女孩說人家就是想這樣嘛的撒嬌似的幽默方式。





為什麼會說是水的四部曲之一呢?(註)因為看了這幾遍下來,終於發現幸江每次在游泳池當中的片段,都像是整部電影起承轉合中的一個段落。一開始食堂都沒什麼客人,幸江去游泳池游泳,泳池中其他的人都以陌生的姿態也各自在池裡游著,像是在說她的食堂還不為人所知;接著劇情中出現了第一組湯米以外的客人,正式的點了餐,幸江露出滿意的表情,接著也是去游泳池游泳,這次只有她自己一個人出現,一邊游一邊背景音樂傳來白色康乃馨(白いカーネーション)的歌聲,感覺是懷念已逝的母親,也報告了終於踏出第一步的成績單,很溫暖的一點小小成就感的感覺;最後她說海鷗食堂終於也客滿了,游泳池中的大家紛紛為她鼓勵喝采,也算是一個美麗的句點。暗暗覺得「游泳池」的這個「水」的元素,有種蘊含與包容的自然力量,為整個故事情節畫龍點睛,是十分重要的一個元素。

註:水的四部曲是自創的名詞,是由小林聰美跟罇真佐子等班底演出的四部風格相近的電影,分別是海鷗食堂 / かもめ食堂、樂活俱樂部 / めがね(眼鏡)、南國樂活之宿 / プール(游泳池)、Mother Water / マザーウォーター,私以為「水」在這幾部片中都是關鍵的場景之一,所以合稱水的四部曲,之後也會嘗試陸續分享一些心得出來。


包括文前提到食堂的飯糰靈感來自於父親,在游泳的過程中也唱著白色康乃馨對早逝的母親致意,這種對於親情的感恩方式,也蘊含了日本人式的含蓄,卻又豐富的情感。在片中雖然只佔了很小的一部份,不過揮發之後的效果卻能貫穿全片。不過寫完這一大堆,感覺小綠這個角色也是後勁很強的一環(後頭還有一些很微妙的情感戲份就讓讀者自己去發掘了),荻上直子導演的功力真是了不起!


沒想到還是很理智的去分析了這部好電影,原片應該沒有像我講的這麼囉唆,還是有非常多有趣的情節跟內容,大家還是可以更輕鬆的去觀賞,這些心得,就當成是個人的碎碎念就行了。




海鷗食堂 / かもめ食堂(2006)

場景:芬蘭

導演 / 編劇:荻上直子
主要演員:(幸江)小林聰美 / (正子)罇 真佐子 / (小綠)片桐 はいり





PS. 圖片搜尋引擎使用 Google、Flickr,如有侵權請告知。








2 回應:

小乃 提到...

很棒的一篇呢~
因為帽哥的介紹我開始看了電影,不過我是看完電影才來仔細看文章.
分析的好貼切喔~
我也覺得小林聰美真的很適合演出這個角色。
每個人看電影總會看到不一樣的地方,
帽哥寫的一些部分是我沒有想到的。
感謝帽哥的分享~

小帽 提到...

謝謝小乃,這片子看了幾次以後,似乎有得到一些激勵自己的部份,所以就碎碎念了這一篇,很高興小乃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