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iotics(符號學)


|
reflection (by 小帽(Hat))

很抱歉,這一篇的照片跟內容沒有關係。

之於攝影這個領域,自己啟蒙得太晚,有幸遇到些高手之後,才發現本身對於事物觀察的敏銳度竟是如此的不足。粗淺涉獵攝影的環節以來,原先以為大部分所需資訊都能透過網路取得,事實上,目前這也仍是一個相當事半功倍,且節省的學習方式,但近來發覺所得的資訊都是以入門的基本常識居多,且呈現循環式的重覆著相同的資訊,如果再學習之路沒有遇到貴人指點,跳脫出來以其他面向去審視攝影這一件事,恐將會以為那就是全部,還會以為自己很懂了。

上回提到顏老師應邀來我們公司的攝影社上課,日前再一次的邀請老師前來針對黑白攝影這個課題做講解,顏老師在南部地區手工沖黑白片已十幾年的歷史了(另一位仍在沖黑白的則是葉向陽(yeats99)老師)。老師除了教授關於黑白攝影的種種之外,也時常提到攝影人應該要有創意,才能走出自己的攝影之路。老師舉了一位陳伯義作為例子,這位陳兄靠著鳥大便得到第十三屆攝影藝術新人獎的首獎,這麼說好像不太好聽,但其中最獲得推崇與評審親睞的就是陳兄的創意了。一般人看到鳥大便都唯恐避之不及了,哪還會想到要去拍它?這真是善用創意來攝影的一個好範例。



Me (by 小帽(Hat))

之後又看了陳兄的相簿裡其他的主題(陳兄的主題式歸納十分好),隨即腦中浮現了一個名詞:符號!回想起在彩妝紅毛港的策展過程,顏老師也提到過,他將抽地下水的手搖泵浦(幫浦),當作是紅毛港村的一個「符號」,做了一些創意式的符號攝影,看過陳兄的相簿之後這樣的印象更加強烈,原來「符號」是這麼有吸引力的,平常在拍照的時候都想著怎麼拍藍天?怎麼拍火燒雲?怎麼構圖讓照片延伸出一整個動線?怎麼抓住那一瞬間?卻都沒有發現原來在生活週遭的「符號」,竟是對我們的印象影響如此的深。

當然不是說諸如上述的攝影手法是錯誤或不必要的,而是如能將符號學的概念,融入在整個觀景窗、整個構圖概念裡,那麼拍攝出來的結果應會有大大的不同。而光說符號,感覺是一種很抽象的概念,Google 了一下關於符號學的網頁,讀了幾篇算是節錄跟導讀的文章,其中寫得蠻好的郭大爛兄一篇對於符號學的導讀(算吧)中提到的「劉文聰」一段,對於台灣霹靂火有印象的朋友,腦海中應該都會浮現該戲劇角色的形象(這比較像神話學的範疇),隨即喃喃到出一桶汽油、一根火柴的經典台詞(這又牽扯到語言學)。

一下子閱讀像是影像研讀手札(二):圖像符號學這類的文章會覺得有點繞舌跟文言,但那些文字卻是很貼近我(們)所認知的描繪。不過說實在若不是科班出身(這好像是哲學領域跟社會學領域),要將這些已經隱末在生活當中的元素,重新獨立的抽離出來,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個人覺得在攝影這一個領域裡,這是可以去練習的,也就是所謂的「攝影眼」,如果在拍照構圖的時候,可以用獨到的框線看得見大家看不見的畫面,將平凡的景物以不平凡的姿態呈現,那將會有十分強大的衝擊力道,我想,這應該很有嘗試的價值。

Hiding wheel (by 小帽(Hat))






延伸閱讀:
雙魚的海邊(郭大爛)
映像咖啡顯影
22號倉庫(意外發現的一個 blog,有很多不錯的閱讀筆記,不過作者已搬家)
符號學/ 記號學:Semiology/ Semiotics
符號學(香港人文哲學會網頁)
以羅蘭‧巴特觀點探討影像─空間轉化
關於「羅蘭·巴特論攝影」的對話
李坤山老師 - 探討影像構成的奧秘
陳伯義相簿







2 回應:

kellyhsu123 提到...

帽兄~ 好久不見^^"
很喜歡看帽兄拍黑白照,都很有感覺~
i like 第一張~~ 構圖很棒也拍的很讚^^

小帽 提到...

@ Kelly
妳的蒙德里安也很棒呢!

妳接觸的藝術領域比我多的多,
我才要向妳多學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