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新編]圓舞曲


|
When in Strada

前些天在整理硬碟裡的資料,翻到這篇舊文章,發現以前還真愛寫這種鹹濕文章,在 web 2.0 的概念還沒成形的年代來說,數量還不少,太年輕的關係吧!不過重新閱讀,到也沒發現多少可以精進的地方,誠如AK所言,才華如此而已,沒什麼進步空間了。要先聲明的是,男主角沒有匿名,所以真的不是我,真是在軍旅的學長,他還活著,也不需要用這篇文章幫他尋人,因為他現在在水果日報上班......

還有,照片是新拍的。





※ 之一:交換電話 ※


「0920XXXXXX,可是我不太確定這是我的電話。」
『0931XXXXXX,我很確定,這是我的電話。』

一段越洋的愛情,是從交換電話開始的。

小侯和我在文化中心旁的三皇三家,提起了這一段青澀的愛情故事。



自從軍旅退伍之後,為了不讓來自各地的昔日戰友就此流落,學長小侯一時興起的,在某個社團網站底下申請了一個網頁,給大家有空能來捎下消息,互相道個平安、問好。在剛剛架設好的網頁裡,小侯興奮的原本只是想進入聊天室的功能選項中玩一玩,可竟沒想到會有人闖進來!而且還是個陌生人!她的名字叫做「翔」。


「嗨,你好。」翔禮貌性的開場白。
『咦,你怎麼會跑來進來這邊?』
「我也不知道啊,就這樣晃進來了啊!」
『哦,你……是學生嗎?』小侯試著和翔聊天。
「嗯,算是吧!不過今天剛畢業。」
『畢業了!那就不算啦!』
「可是,過完暑假,我就要到茱莉亞音樂學院了啊!」
『茱莉亞?那是在哪裡呀?』
「New York‧America! 」
『紐‧約!』
「嗯,是的,紐約!」
………………………………


個性悶騷的小侯,是難得能遇見談得來的陌生人,剛開始跟翔從互不相識,一下子便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聊到要請她來家裡開的日本料理店吃吃壽司、要去看她門學校舉辦的芭蕾舞畢業公演,還有還有......聊到翔,其實是個女孩。

男孩在聊天室裡遇見女孩,嘴角揚起的,是一陣子的香甜。

活潑好動的小侯,平常是怎麼也坐不住的,就算坐下了,嘴巴也是講個不停,還經常的會配合上比手畫腳。看芭蕾,對小侯來說是不可多得的一次經驗,因為要他安安靜靜的坐在座位上看表演,簡直是要了他的命!但是在聊天的過程裡,小侯感覺和翔的投緣,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能有機會見翔一面,小侯當然是不願意錯過的。

寫了 E-mail,小侯向翔要了電話以便連絡,翔也不疑有他便爽快的給了(註1),只是,在信的末端,加上了幾個讓小侯費疑猜的字:「可是,我不太確定這是我的電話!」

當時很時興網友聊了天之後,互相約了見面,這是件令人期待、興奮,同時也感到害怕的一件事。

小侯心裡直嘀咕著那一句:「我不太確定這是我的電話」!既然給了我電話,為什麼還說這不確定是她的呢?她是真的不確定?還是在試探我呢?在心裡頭嘀咕了一陣子,小侯並不想深入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太麻煩了。所以回信時小侯乾脆把自己的電話 E-mail 給翔,一方面是禮貌性的交換電話,另一方面也給對方一個肯定的答覆,讓對方能感到安心,並附在 E-mail 的最後上一句:『我很確定,這是我的電話。』

那是在翔要去紐約的前夕,在翔要表演的前一天,小侯接到了一通沒有名字,但也沒有隱藏來電的電話號碼。

「喂,小侯嗎?我是翔…………」
『阿……喂,我是小侯……。』


只是,表演當天,小侯就只坐在觀眾席上,靜靜的等著翔,出場表演,到結束。




註1:現在的網路結構不比從前,請千萬別這樣就給(交換)電話。拿到電話的千萬也別輕易的打,因為你會聽到你阿嬤被綁架的求救聲。



*************************************************************************************



背影美女


※之二:微風輕喃 ※



「你喜歡酸酸甜甜的紫葡萄,和一大片金黃色的稻田,
在太陽照耀之下,
閃閃動人的感覺嗎?」


整個公演表演出完畢之後,翔便忙著和同學去參加了慶功、忙著跟跟指導多年老師道謝,短短的一個晚上,總是會顧此失彼的。翔曉得小侯去看了她的表演,可是分不了身,也因此無法抽出空來跟小侯見上一面。小侯比起同窗與有恩的老師,畢竟,也只是個初識的朋友。

小侯的心情並沒有很大的起伏,只是有一點小小的,小小的失落感吧。

未深的夜裡,小侯覺得還是該跟翔致意一下,按一按手機的已接來電,選到了翔的電話,頓了一會兒,便按下撥出鍵。


『喂。』
「喂,小侯嗎?」
『嗯,我剛剛有去看妳的表演,妳跳得很棒。』
「真的嗎?謝謝。」
『只是,很可惜,沒能跟妳見上一面。』
「我……對不起,讓你跑這一趟還不能當面跟你道謝。」
『沒……沒關係啦!出來走一走也不錯啊!』

………………………

「我明天就要回彰化了。」
『明天?這麼快?』
「嗯,我媽要我早點回去,也好準備去美國的事情。」
『那……我送妳回去呀!我明天剛好有事要到台中去。』
「這怎麼好意思!太麻煩你了,不好啦。」
『唉呀,沒關係啦!反正順路啊,不然妳一個人坐車無聊,我一個人開車也無聊啊,我順道載妳一程,剛好我們路上可以一起聊聊天啊!』
「真的嗎?可是……我已經買好車票了。不然,我去把票退掉好了。」
『那………那我就明天八點在火車站前面等妳囉。』
「嗯!」



「你喜歡酸酸甜甜的紫葡萄,和一大片金黃色的稻田,
在太陽照耀之下,
閃閃動人的感覺嗎?」
『什麼?妳剛剛說的是……?』

經過嘉南平原的途中,小侯聽見翔突然念起了她曾寫過的詩,心裡頭小鹿,突然地醒了過來,亂撞。

「微風輕喃,細雨婆娑,
陽光從嫩葉間隙,灑落全身的片刻,
流過身體的暖和,滿溢了左心室的生命力,
一切的片刻,都令人深愛著。」
『哇,我不知道妳也會作詩耶?』
「沒什麼啦!只是好玩而已。」
『哇塞!光是好玩就這麼迷人哦!那要是妳認真起來,不就變身成為少男殺手了』
「哈哈……」


之後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美國,語言即便能溝通上,也難能表達出渴望這種歡笑的心情,更別提會有像小侯這樣話多愛搞笑的朋友,可以陪自己說話談笑了。翔回過頭,看了看車窗外,在收成時節一望無際的金黃。對於小侯的幽默,報以熱烈的笑聲,迴盪在車廂之內。翔心裡頭知道,能有這樣開懷的笑著的機會,是該放縱的。



When in Strada



*************************************************************************************



※ 之三:紐約 ※


時間,並沒有因為兩人的情愫萌生而放慢,談過戀愛的人都懂得,越是快樂,時間越是過的快這道理。

「不用了啦!我媽跟我哥會來送我的,不好意思麻煩你再跑一趟。」
翔在出國之前,還是跟小侯保持的相敬如賓的立場,翔也知道,談起戀愛,距離,絕對是個問題。

小侯要是連這離別前的一面都錯過,日後肯定到處嚷嚷著說要他不想活了!

(這是我在猜的!)

小侯並沒有因為太過麻煩而打算退卻,仍是堅持的要親自去送翔上飛機,提早在 check in 班機的中正國際機場的候機室大廳,靜靜的等著翔。


『嗨!』
「嗨,等很久了嗎?」
『不會啦!剛到沒多久而已。』
「我媽跟我哥剛剛才走的,我騙他們說我上飛機的時間快了,嘻!」
『這樣子好嗎?』
「沒關係啦!你特地到文化中心看我們的表演,還送我回彰化的家,我都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謝謝你。」
『呵,別客氣了!』
「那這樣吧!我出國前的最後一杯咖啡,就留給你囉!」
『哇ㄌㄟ!!妳對我還真是好呢!』

……………………………

「其實,我是很捨不得這裡的。」


一陣沉默後的一句話,隨著翔幾乎要落下的眼淚,一起接續著嘆了出口。當時小侯並不太明白,隻身離鄉背井到異鄉去的無依,小侯有過類似的經驗,去得再遠的地方,也不過是從嘉義的老家到服役被牽制住的燕巢,不愁吃住的當一年十個月的阿兵哥罷了。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翔這樣即將離開的不安心情,卻自然而然的,將翔的手握起,說著:

『「妳喜歡酸酸甜甜的紫葡萄,和一大片金黃色的稻田,
在太陽照耀之下,閃閃動人的感覺嗎?」』

小侯想起翔的詩,脫口的唸了出來。翔一下子聽到了,也楞了一下,因為身邊從來就沒有人把那當做一回事。

『 妳下次回來台灣的時候,我們一起去逛葡萄園,還有那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黃稻田,好嗎?』


面對小侯傻傻的承諾,翔的眼淚,突然也就不聽話了。









小帽 2001.4.7



When in Strada


後記:小侯後來真的將這篇文章 mail 給在美國的翔,不過他們兩個的後續我就沒有繼續追蹤了,因為我的志向不是牽豬哥,不需要統計湊成幾堆鴛鴦。可慰的是網路無國界,讓時差十三個小時的兩個人仍然可以零距離。以前還會像這樣的寫情書幫人家追女朋友,還有一系列「給小胖」的短文,現在我已經寫不出這種東西了,時空變遷,我老了,那些從前的二愣子現在也都拋棄我,各自有一片天了,虧我當初還這樣濫用文筆!

不過偶爾拿出來笑一下,感覺還不錯。






2 回應:

ak 提到...

咦?我說的是好話吧?
對了,世界真的小,我的大學同學嫁到西雅圖(他老公是台灣人),結果她小姑是誰你知道嗎?是小po,雖然我不認識她...
我同學Ting昨天通msn時問到你

小帽 提到...

哈,世界還真小!
Ting 我應該不會也認識吧!